231_467

“啊……”在欧阳慕林的提醒下,安然这才反应过来。眼里噙着眼泪,紧紧拉着叶梓的手,稍稍后退一步,两人对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,久久没有直起身子。

颜寒和闫磊站在台下,这时也是一脸的兴奋,不停地对着台上挥着手。

欧阳慕林伸手拉了一把安然,将她们两人重又拉到了话筒跟前,随即轻轻地放开了手。

安然稳了稳心神,紧紧地扶着话筒支架,缓缓地开口:“谢谢!谢谢大家!说实话,到现在我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,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说,站到这里却不知该怎么开口。总之,谢谢评委老师!也,谢谢欧阳老师!我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!”

一旁的叶梓也拿过话筒,深吸了一口气,先是含着眼泪笑了笑,接着才郑重地说到:“对不起!我们又耽误大家的时间了!先,我要感谢柳老师,如果昨晚不是您给了我们表演的机会,我想我们也没有办法站到这里!其次,我也要感谢昨晚打击我们的程老师,如果不是您的刁难,我想也不会激起我们的斗志。当然了,我最想感谢的,是今晚偷偷给我们助阵的欧阳老师,我们能有您这样的良师益友,是我们的荣幸!”

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叶梓稍稍顿了顿,又面带笑容地接着开口:“谢谢!谢谢大家的掌声!我们作为压轴节目,在元旦当天,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!好的就这样,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,最后再说一句,真的谢谢你们了!”

说完了这番话,叶梓又拉着安然对着台下微微弯了弯腰,这才转身走下了舞台。

欧阳慕林二话没说,也跟在她们身后,和着礼堂里的掌声,快步走进了后台。

顾铖一直躲在舞台一侧,偷偷地看着舞台上的一举一动。直到看见安然和叶梓手拉着手朝这边走过来,这才迅退回到后台,拉过一旁的凳子坐了下来,装作什么也没生的样子。

安然和叶梓僵直着身子走下舞台,这才对望一眼,放心地大笑了起来——两人在这一刻,才深切地感受到,什么是笑中带泪。

见安然和叶梓手拉手走进后台,王兰一个箭步冲上去,抱住了她俩,脸上全是笑容:“我在后台全都听到啦!你俩太棒了!直接晋级,压轴出场哎,彩排都省去了!啧啧啧!羡慕嫉妒恨啊~”

“好啦好啦,你也很棒啦!”安然伸手捏了捏王兰的脸颊,笑着说到,“赶紧让我们坐下压压惊,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呢,心突突直跳!”

日系小女生如清风般和动人

“安然,叶梓!恭喜你们啊!”这个时候,闫磊一溜烟蹿进后台,冲到安然他们的跟前,开心地直乐呵,又转脸望向欧阳慕林,眼里满是崇拜,“欧阳老师,您刚才的表现也太帅太抢眼了!”

“谢谢!”欧阳慕林礼貌地笑了笑,接着抬手拍了拍闫磊的肩膀,“私底下称呼我欧阳就好,我也没有比你们大几岁,不要‘您您您’的称呼我,把我都给叫老了。随意一点就好!”

颜寒从闫磊身后探出身子来,刚要笑嘻嘻地开口祝贺,但是一对上叶梓的眼神,立刻又怂了起来,转头望向安然,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恭喜你……你们啊……”

“谢谢你啦……”安然看着他那副模样,有些哭笑不得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闫磊,“你们俩也赶紧准备准备吧,待会你们该上场了!”

“切……”就在安然和叶梓他们谈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夏小小突然冷哼一声,语气颇有些冷淡,“不过晋级而已,有必要开心成这样?吵吵闹闹的!当后台是你们自己家呢……王兰!你别忘了,我们自己的节目也晋级了,刚才怎么没见你这么高兴?!拍马屁,也要有个度。”

“你!”王兰涨红着脸,冲到了夏小小跟前,扬起巴掌对着她的脸,使劲挥了过去。最终却颤抖着胳膊,没有能够狠心打下去,而是对着自己的脸,狠狠地甩了一巴掌,“怪我!怪我自己瞎了眼,也怪我自己心肠太软,竟然还对你抱着一丝的残念,一丝希望。总觉得你只是一时被人蛊惑,心底还是善良的,还是明是非的。现在看来,我是大错特错!”

王兰说着,又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,接着补充说到:“这个巴掌,算是打醒我自己!你放心好了,节目我会继续表演下去的,不会撂挑子有人。但是,过了元旦,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,从前的那些日子,就权当喂了狗!”

王兰说着说着,竟然哭了出来,或许这些日子以来生的种种,压在她的心底,使得她喘不过气来。或许像这样泄出来,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
安然眼见着事态展成这样,暗自叹了一口气,动了动步,刚想上前劝解,却被身旁的欧阳慕林轻轻拉住。

安然转头望了望他,只见欧阳慕林对她摇了摇头,低下脑袋凑近她的耳朵,小声地说:“随她们去吧,相信王兰会自己处理好的。”

安然想了想,随即点了点头,目光却紧紧地望着王兰和夏小小的方向。而她不知道的是,站在另一旁的顾铖,也紧紧盯着她和欧阳慕林的一举一动,久久没有收回视线。

叶梓看着夏小小愈显得刻薄的那张脸,和站在她身后一脸漠不关心的刘婷婷。心里一阵恶心,只想尽快逃离这里。

兴许是看出了叶梓的心思,一直躲在闫磊身后没敢开口的颜寒,这时竟鼓起了勇气,一把拉过叶梓的手,头也不回地拉着她,穿过人群,走出了礼堂。

安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兰,生怕她接下去会做出更加偏激的事情来。好在这种担心显然有些多余了,王兰说完那番话,便没再开口,只浑身抖地面对着夏小小站了许久。

接着默默地转过身子,对着安然微微笑了笑,泯着嘴朝前走了几步,趴到了她的肩膀上,小声地开口:“我刚刚没有给你丢人吧?我们不欠她什么,那些话总算说出来了,心里好受了许多。”

目睹着一切生的闫磊,直愣愣地盯着夏小小看了很久,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前开始变得模糊,这才默不作声地转过身,兀自朝后台门外走去。如果他这时候回过头去,一定会看到夏小小那张,倔强而又悲伤的脸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