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最新版免费下载

  那边宋二姑因为宋二笙长时间的没接话,有点哭不下去了,心里有点不舒服更有点忐忑,就叫了宋二笙一声。

  宋二笙靠在孟奔怀里,应了一声,“在商言商,赵家和您做亲家,可和我们宋家没关系,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,害的我爸没了钱,这也和您没关系。您也没办法保证,赵家都是好人不是?这钱,还的上就还,还不上,我爸这边也不在意了,毕竟他现在血压不稳,我只在乎他的身体健康。您也要保重,别太操心了。”

  “赵家说到底,只是嫁了一个闺女而已,而这闺女还在赵家的公司上班,说她是谁家人,都是白说的。我们这边和赵家和您这位儿媳妇,是不打算往来了。有些时候,钱虽然不是东西,但总能试出一些人的真心来。这二十万,我只当是给我爸买个平安,您也别在意了。”

  孟奔咧嘴无声一笑。宋二笙戳戳他的脸蛋子,跟着亲了一口。孟奔要亲回来,却被她捂着嘴躲开了。

  宋二姑肚子里还有一堆话想说呢,却直接被宋二笙这些话给砸的找不到话头来说了,“不是,三千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你是说,你不要认赵家这门亲戚了?”跟着赶紧解释,“我话还没说完啊,不是赵家坑咱们啊!!我这边不是找律师问了吗,说没有合同,我就去找赵珊珊找赵家要合同,赵家跟我说,他们也是被人给骗了,给我打了一张借条,说会在三年之内,把你爸这钱还清的啊。赵家真的是不是故意坑咱们的啊!!”

  一激动,宋二姑就言辞没个章法了,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句赵家不是故意坑人,赵家打了欠条会还钱,赵家都是有良心仗义的好人,宋二笙绝对不能不认这门亲戚。

  宋二笙看了孟奔一眼,知道我让你来听电话,是为什么了吧?

  孟奔瞅准机会亲了宋二笙一口,显摆啊?行行行,我知道了,亲一下,夸夸你吧~~~

  跟着就连连亲了好几口,宋二笙捂住话筒,一阵低笑,你这是奖励我还是奖励你自己啊?

  在宋二姑又要开口叫宋二笙的时候,宋二笙先说话了,“二姑,我们宋家和赵家,原本就不是亲戚啊,十族之内,都没有这门亲戚啊。况且,赵家这件事,说大便大,说小就小,既然赵家已经给您写了欠条了,那您就好生收着,没准三年之后,我爸这笔钱还是能回来的。至于利息什么的,赵家不给,您也没较真儿了。”

  宋二姑被宋二笙这句利息堵了一个哑口无言。赵家根本就没提利息。这事她也知道,不对。现在钱越来越毛,现在的二十万放在三年后,指不定会贬值多少,所以才会有利息的存在。但赵家没提,她心里虽然不舒服,可也装作不知道了。没想到,三千就这么直接点出来了。还是向着她.........

  一时间,宋二姑有点疲惫,什么话都不想说了。但是一想到赵珊珊和小刚打架,闹得家里鸡犬不宁,小刚脸上脖子上都是指甲印的时候,宋二姑的心,还是偏向了儿子。反正,三千有本事,又已经开了公司,以后肯定会大富大贵的。三千一向心眼善,又孝顺,她以后都不要三千孝顺她了,只求她现在伸伸手.......

   俏皮萝莉的清新小诱惑

  “三千,二姑和你交个底。你爸这二十万,二姑真的还不起,所以才只能指望赵家还给你爸。赵家到底是家大业大不是。可现在赵家也越见一点难题了,需要钱。我听你爸说,你开的公司就是投资公司,你嫂子说,你能从银行借钱.......你看,你本来就是要投资的,不如,投资给你嫂子他们家,这样一来,你那二十万你不但能拿回来,还能在赵家做个老板,怎么样?”

  宋二笙对二姑这么诚恳,还是挺高兴的,毕竟电话已经打来半天了。

  “我开这公司,也是别人借了我的名字而已,公司转来的钱,基本都是要交给别人拿去做善款捐出去的,并不属于我个人的盈利。而且,我并不是公司的管理人,公司另外有人管理,所以公司那边的事,我一般都不会搀和的。您和赵家,都误会了。”

  宋二笙说完这些半真的假话,伸手把孟奔竖起来的大拇指按了回去,接着说,“我看赵家大概是气数尽了吧?不然刚赔掉小三十万就又赔了钱,不如就处理一下家产,老实上上班吧?赵家要是有恒产要出售,我可以找人帮着联系看看,一定会给赵家一个满意的价格。”

  宋二姑相信宋二笙的话,这孩子从来不会撒谎的。而她既然说公司那边她管不了,那估计就真的管不了。宋二姑真的是一听就相信了。本来嘛,三千再有本事,也在十八岁而已,开公司多大的事,她自己怎么可能做得成........

  而最重要的是,宋二姑也听出来,三千是真的恼了赵家。没跟着恼了她,就很难得了。这孩子一向仁厚,这次,到底还是顾念她是她姑姑........

  宋二姑最后沉默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。只是嘱咐宋二笙别太累,注意身体,也千万别被人骗了,开公司要是被人骗了,据说可是会坐牢的。然后那二十万,她会连本带利的还回来,就算每个月还一点,她也会还的。宋二姑也是怕了,担心自己在这么装糊涂下去,连兄弟和侄女都会恼了自己........

  放好电话,宋二笙拿过电脑,给秘书发了一个邮件。赵家那边,可以准备收手了。

  孟奔等宋二笙发完邮件,抱着她晃了晃,“要是以后你二姑他们知道了,赵家倾家荡产是你的功劳,他们会不会生气啊?”他自然不是在乎那些人会不会生气,他只是在乎到时候三千会不会难做。

  宋二笙圈住孟奔的脖子,“会为了赵家和我生气的人,估计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。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