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黄app完整版下载

甘文思仍是温文地微笑着,缓声道:“殿下的人,或者与殿下有关系的人,自然都不能动,但是,有些人,却是动了也不会让人怀疑到殿下身上的。”

司城丰元很感兴趣地道:“那是些什么人?”

甘文思笑了笑,道:“殿下,文思这些年随司城尚贤办事,倒也结识了一些可以为殿下所用的人,那些人用来顺手,而且不会有人怀疑到殿下身上,又能为殿下解除后顾之忧。殿下以为如何?”

“本王要的就是这样的人,他们是什么来历?”

“殿下还记得么?在通州以东半州地界,以及整个帛州,以前是属于一个国家的!”甘文思温和一笑,道:“当年燕王殿下神威凛凛,横扫东南,灭了整个胶东国,但是,胶东国却有个十二皇子西门楚逃到帛州东面海域群岛之中,在一个叫千岛国的地方成立了一个百忍堂。”

司城丰元自然知道这个百忍堂,但是对于具体的创办人并不熟悉,此时听甘文思这么一说,他略皱了皱眉,道:“如此说来,这些胶东余孽所图不小!”

甘文思摇头笑道:“胶东本是小国,自取灭亡,那胶东十二皇子不过是用另一种手段体现权势的好处罢了。他所谋的,不过银钱,这点自知之明,想必并没有丧失。”

“你想用他们?”司城丰元不置可否地问。

甘文思道:“正是。殿下忘了,当日,司城尚贤曾经和百忍堂的杀手们接触,并且沿路追杀燕王司城玄曦,人人皆知百忍堂与司城尚贤脱不了关系,而且,百忍堂与燕王也有仇有隙,用他们,才能让殿下完全置身事外!”

“他们和司城玄曦有仇?灭国之仇?”这点倒让司城丰元意外。如果真是这样,甘文思这随口一提的建议,倒是心思缜密得很,而且,还能一石二鸟。

甘文思笑道:“灭国之仇倒在其次,这仇隙,反正是就近所结。这件事说来其实并不出奇,司城尚贤请动百忍堂的杀手沿路追杀燕王司城玄曦,百忍堂出动了两支忍者队伍。并成功截杀燕王身边近卫莫永,但燕王却得以脱身;后来,这忍者队伍再一次截住燕王,却被一股身份不明的力量所救。忍者没有完成任务,是不能回去的,所以,他们一路追到京城,却没料到,在京城夜袭燕王府时,却中了圈套,两支忍者队伍全军覆没!”

司城丰元听得倒吸一口冷气,司城玄曦什么时候回京他可是清楚的,这中间,竟然还有杀手暗夜袭击,两支队伍全军覆灭的事,燕王府竟然做得神不知鬼不觉?连九门提督的舅舅,顺天府,全部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司城玄曦到底有多大的能量?

等待王子的美女

他想起什么来,忙问道:“两支队伍并有多少人?”

甘文思道:“一支二十人,两支四十人。”

嗯,忍者除掉了他身边的近卫莫永,这倒是个好消息。

司城丰元道:“既然两支派出的忍者队伍都已经全军覆灭,你又怎么能再利用他们达到我们的目的?”

甘文思胸有成竹地道:“两支忍者队伍的毫无消息,西门楚怎么能不派人来彻查究竟?忍者任务没完成,司城尚贤自然不肯付银子,派来的人查来查去,就查到了最后的真相,消息传回,西门楚大怒,派了五支队伍过来。这五支队伍虽然只有区区一百人,但是,那一百人不是普通人,都是百里挑一的杀手,有这一百人来到,只要为殿下所用,要做什么事做不成?”

一百人,一百个百里挑一的杀手……

司城丰元沉吟着,却也不得不警惕,如果这一百个百里挑一的杀手来到京城,制造起混乱来的话,那对于京城现在的形势可是雪上加霜的。

似乎看出他的疑虑,甘文思道:“殿下不需提心,西门楚这次是抱着为属下忍者复仇的心思而来是不错,但是一则他所要找的仇家是燕王司城玄曦,二则,既然百忍堂的本质是为了杀人赚银子,哪有生意上门而推出去的道理?”

司城丰元怀疑地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甘文思微微一笑,道:“殿下,御林卫控制在您的手中,京畿卫也大部分都听命于您,九门提督同样在您的手中,试问谁还敢在京城里作乱?何况,对方再是厉害,也只有区区一百人,除非他们自寻死路。我想,西门楚这么难才为自己谋了一条活路,必然不会又一脚踏进死路去的。”

司城丰元觉得很有道理,一点头,道:“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。那些个毒瘤,你就帮我一颗颗地拔了!”

甘文思阴鸷一笑,他一直是温润的形象,此时这样一笑,顿时显得充满了算计的味道:“这百忍堂和燕王司城玄曦可算是有缘得很,要不要也让他们照顾照顾司城玄曦?”

司城丰元睥睨地笑了,大局在握地道:“不必,司城玄曦此去西陲,不会再回来了。何必再动用百忍堂,多此一举?”

甘文思拱手,道:“殿下英明,这倒是文思漏算了。”

司城丰元心情大好地道:“司城玄曦就不必理会,不过,你若是能说动百忍堂分一些人去青州和锦州,倒甚合本王之意!”

甘文思心领神会,笑道:“文思知道了。”

司城丰元哈哈笑了,突然又想起什么,问道:“文思,你知道不知道,这百忍堂到底有多少人?能不能成气候?”

甘文思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,怕百忍堂成为东夏之患?”

司城丰元皱了皱眉,哼道:“司城玄曦做下的事,倒要本王收拾乱摊子,这感觉,怎么这么别扭呢?”

甘文思失笑道:“殿下多虑了。据说百忍堂核心力量是有几千之众,但是,他们已经在千岛国上扎下了根,并逐渐蚕食着千岛国的领土,千岛国已经够他们穷尽一生去算计了,东夏地广物博,人杰地灵,他们哪敢冒犯虎威?”

“核心力量就有几千之众?倒是不可小觑,不过,既然他们的目的在千岛国,本王也无谓杞人忧天。”司城丰元道:“你去办吧,银子本王有的是。告诉百忍堂,只要帮本王办成了事,本王绝不会亏待他们的!”

甘文思道:“是!”

他想了想,道:“景山郡王身份特殊,殿下,也一并如此么?”他所说的如此,就是除掉的意思。

司城丰元道:“一并如此!”

甘文思应道:“是!文思这就去安排!”便向外走。

司城丰元突道:“等等!”他皱着眉,不情不愿地道:“那老东西倚老卖老的着实讨厌,但是,留着他,或者还能对宁王有些作用。据说,他和现任宁王的叔侄关系不错!”

甘文思眼睛一亮,也展颜笑道:“殿下英明。毕竟现在逆臣司城建元就在宁王的封地,若是他们借着这个由头来犯京城,虽然不怕,可也要费点心思来应对。”

司城丰元赞赏地道:“嗯。所以,留着这老家伙吧!”

等甘文思离去,司城丰元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,扬声叫道:“来人!”

一个侍卫忙进来道: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
“滕冲还没回来?”

侍卫道:“滕统领尚未回来。”

司城丰元皱眉道:“叫他回来后立即来见我!”

“是!”

司城丰元站起身来,负着手站在窗前,窗外远远的地方就是御花园,一丝清雅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,司城丰元却没有感觉半点惬意,眉头反倒皱得更紧了,似乎陷入自己的思索之中。

他喃喃自语:“何公公已经被拷打得只剩下半条命,在那样残酷的刑法之中,他一个阉人没理由经受得住。那么,他是真的不知道传国玉玺和遗诏在哪里。可是,他却又一口咬定了老头子当时留下了遗诏并藏起了传国玉玺。老头子是什么时候留下这一手的?”

“如果是中毒之前,遗诏会不会是指定司城建元?那个时候,司城建元颇得老头子欢心,他那个狐媚的母妃也正得老头子宠爱。但是,要是司城建元得到遗诏或传国玉玺,他怎么可能仓惶逃出京城去?”

“我已经把老头子所住的任何宫殿都查过了,包括御书房,朝堂之上,就只差刮地三尺,但是仍然没有半点关于遗诏和玉玺的线索。”

“难道死老头已经交给了某个皇子?如果是,那交给了谁?”

“基本可以排除司城尚贤,如果是他,就没有立遗诏的必要。也可以排除司城玄曦,嗯,可以排除司城玄曦吗?能!如果是司城玄曦,他根本不需要接受我的命令,更不会容忍我突然发难逼走司城建元!”

“至于司城玄瑞,除非老头子疯了,不然,他不可能把东夏交给一个病鬼手中。老六?那个除了会吃什么也不会的蠢货?老七?也不可能,老七就是一个楞头青。交给他,那还不如把东西直接葬送!”他心神一动,突然想:“会不会是我?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